首页 > 资讯 > 查看内容
  • 分享到

六个月,两支烟,区块链风口下的光辉和逆转

2018-10-17 07:49

来源:锌财经

作者:佚名

文/二楞

编辑/小 C

同一个人,抽着同一款烟,在相隔两个多月的第二次见面时,心境已然不同。

今年四月份,锌财经记者在韩国区块链路演活动,第一次见到了创世资本CEO丰驰。

烤肉店临街的转角,丰驰递过一根烟。在一阵烟雾缭绕中,丰驰显得意气风发,连连道:“别写稿子了,先进区块链这个行业,这世界变得太快了!”

和丰驰的第二次见面,在北京。窗外是北四环的车水马龙,创世办公室的阳台正好能看见不远处阿里巴巴的招牌,靠门的桌子上放着不同国家各种牌子的烟。

丰驰显得有些憔悴,递过一支烟,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若有所思。沉寂良久后,他突然蹦出一句:“如果还没进来,就先别进来了。”

1

区块链寒冬下,Token Fund该怎么走?

丰驰所在的创世资本,是一家服务区块链行业的金融机构, 公司业务包括数字货币基金、深度孵化和加速式投行三大板块。

“创世”一词,来自于中本聪在比特币白皮书中提出的创世区块(Genesis Block)这一概念。

夕阳西下,创世所在地阿里巴巴的招牌,是丰驰抽烟时眺望的方向。

虽然创立创世资本不到一年,但丰驰对于区块链行业信息,异常关注。

今年四月,区块链余热未消。虽然比特币币价从去年底接近2万美元的价位一路滑落至四月初的6600美元,但此时的一波上涨行情,一度助推比特币价格站上9000美元大关。投资者们似乎看到希望,抄底者自然获益颇丰。

盛极而衰。这波行情的复兴并未能持续良久,而比特币也未能突破历史高位,在5月份逼近9900美元后,币价再度扭头走弱,一度在6月跌至5850美元。

币圈走弱,区块链行业内传出不少闹剧。今年9月底,尚未洗脱“骗子”名号的李笑来,却在微博上公告今后不会做任何项目投资(不管是不是区块链,不管是不是早期),引发业内争议。

这是区块链行业步入寒冬之际的一个缩影。

今年,整个市场都变了,数字货币基金(Token Fund)也同样面临巨变。锌财经创始人潘越飞认为,目前Token Fund也面临着困境:一个是没钱了,另一个是不投项目了,因为币圈走熊,同时国内对数字货币监管加严。

“在这种大环境下,Token Fund持有的数字货币市值大幅缩水。之前有一个案例,有人拿到了Token Fund的资金,但在一周后还是把钱还了回去,因为在一周的时间,数字货币的市值已减到了之前的三分之一,让机构承受不起。”

2017年,Token Fund这个概念在圈子里流行起来,知名的Token Fund也都在那个时间段成立。了得资本、BKFUND(分布式资本旗下)、时戳资本、J One Capital等早早布局,到了今年,大多数交易所也都上了自己的基金。

就锌财经的观察,目前Token Fund业务主要有三种,投资、投行和孵化。合规自然是第一位的,其他的操作,无非是保证基金收益优先。

“但有的Token Fund不专业,路子野,只要有币的项目基本找上了都会去投。等到把币或者美元打给项目方后,才发现是骗局或者被坑了。”一位朋友透露。

“创世在年初做了判断,应该重视孵化和投后。在今年8月,创世更是直接分拆为投资、孵化和投行三条业务线。”丰驰告诉锌财经。

在采访中,丰驰反复强调一句话:“只能给创业者提供钱的投资机构,99%都会死掉。”

如今越来越多的优质互联网创业团队,正在进入这个领域,但是他们缺少对区块链的理解。而如何设计通证经济,如何运营社群,如何进行一二级市场的资产管理,如何在区块链这个天然国际化的行业中获取海内外资源和用户,这些都是他们需要面对的问题。

丰驰告诉锌财经,早先投资区块链项目往往靠人脉和关系,毕竟当时知道流程和操作的人不多,只要能投到,肯定是能赚的,唯一的差异是收益的倍数。

比如锌财经之前写过,在区块链世界,尤其是炒币的圈子里,去年的行情,低于30倍的收益是很难抬的起头的。

如今市场变了,投资、孵化、赚钱的逻辑和方法自然也会随之改变。

2

孵化项目还是要看10年后

目前,创世已经投资、服务了包括QuarkChain、Blockcloud、ARPA、lmda、Fibos、Inter Value、Vite、Ankr、Certik等50多个区块链项目。

今年8月份,创世推出了积木云项目。这个项目最早是由创世资本孵化合伙人李荣彬牵头的。

当时,李荣彬通过积木云的股权投资人了解到了这个项目,只身前往深圳,在名为“欧得蒙”的办公室里见到了整个团队。

“不得不说欧德蒙这个名字真的很博士型中二,来源竟然是‘our dream(偶的梦)’。”每当回忆起这个名字,李荣彬总会忍俊不禁。

据李荣彬回忆,积木云从开始孵化到对外披露,创世花了9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甚至超过了传统VC/PE投资的尽调周期。

这和此前投资人“蒙眼狂奔、蒙眼撒钱”的情况已截然不同。

有业内人士告诉锌财经,区块链项目因为技术新、门槛高、研发人员要求高,孵化期会比较长。“像最近成型的那些做技术、服务类的区块链公司,都是在2015、2016年成立起来的。”

潘越飞也认为,现在孵化的区块链项目数量与之前相比也出现大幅下降,而区块链项目精英化的趋势日益明显。“现在的项目孵化回归到了正常的业务逻辑,项目的核心技术有哪些,能够解决什么问题,成为关键。”

而创世则将孵化业务定义为深度孵化,并为项目提供全方位、全生命周期的服务。

“打造一个精品项目,绝对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站台就行了,要深刻理解做一个区块链项目,远没有那么简单。”李荣彬认为。

在制定积木云战略体系、商业模式、经济体系等方案时,李荣彬和创世团队也参与其中。因此,李荣彬经常北京、深圳两地跑,创世的团队也进驻了积木云的深圳办公室。

据李荣彬透露,连积木云的IR、运营、CEO助理等岗位都是创世帮忙去面试的。在积木云的LOGO设计和主题颜色选择上,创世也提出了想法。

积木云做的是区块链技术下的TCP/IP协议,而最有前景的应用方向就是物联网。“因此,我们想到了用生活化的橙黄色做主题颜色。我们还尝试用‘connecting every dots of your life’的slogan向普通人描述积木云。”李荣彬告诉锌财经。

有区块链业内人士认为,孵化一家区块链企业,需要1-2年的时间。但在如今市场不确定的情况下,时间需要拉得更长。

丰驰则给出了一个更长的时间,10年! “重点还是在10年后,而不是今年或者明年。”丰驰告诉锌财经,创世现阶段的任务还是打响品牌,做好深度的服务和孵化,而不是计较一时的行情。

3

疯狂风口下的光辉岁月

如果没有那段币圈疯狂的日子,创世核心团队成员的人生或许不会产生交集,而创世也有可能不会存在。

2013年丰驰认识了创世创始人孙泽宇,那会丰驰刚拿了一笔投资,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孙泽宇则在五道口金融学院实习,方向是互联网金融,其中就有区块链。

丰驰告诉锌财经,在5年前比特币还在700元人民币的时候,他做过波段,还赚到了一些钱。后来他去了36氪的鲸准,孙泽宇和创世合伙人朱怀阳则在二级市场里大展拳脚。

而在进入二级市场前,朱怀阳因做量化基金选错了策略,亏了上千万。住在9平方米的出租屋,负债数百万,孙泽宇举步维艰,最后还是靠买币翻了本。

朱怀阳的朋友圈截图

2017年,孙泽宇和朱怀阳曾经多次邀请丰驰一起All in 区块链。

“如果你再不来,怕是在财富上没法做朋友了。”据身边的朋友回忆,最后一次,孙泽宇和朱怀阳是这么对丰驰说的。

相信当时,丰驰见过了孙泽宇和朱怀阳手上的数字资产总额。

2017年12月,丰驰辞去鲸准的工作,与孙泽宇、朱怀阳一同创立创世资本。

李荣彬是丰驰介绍给孙泽宇和朱怀阳的。

此前,丰驰曾在北京一家咖啡馆门外,向其同行的两个人介绍项目。李荣彬便是其中一位。

“丰驰很有激情,看起来也很兴奋。”这是李荣彬对丰驰的第一印象,当时还在和君做战略咨询的他,对丰驰和他的项目产生了兴趣。

李荣彬决定去认识一下这个年轻人。他假装没带打火机,上去借了个火。点上一支烟,他和丰驰聊起了在做的项目,随后交换了名片,并一直保持联系。

创始资本团队

丰驰当时的项目没有成功,等到他第二年创业,李荣彬成了他的天使投资人。

“虽然那笔投资没有给我获得超额收益,但是一直觉得这是到现在为止所做的最正确的一笔投资。”李荣彬在采访中说道。在6年时间里,他一直和丰驰保持着很近的关系,近距离观察着这个年轻人。

“当时丰驰在36氪,我在一家央企控股集团做高管,怀阳在创业,泽宇已经进入币圈并小有成就。大家经常在一起打德扑,交流创业投资的感受和各种行业的见闻。”李荣彬告诉锌财经。

“计算机+金融”出身的李荣彬,并不是创世唯一不显山不露水的合伙人,另一位投资合伙人齐燕杰是清华物理系的高材生。

“他们已经走在前面了,我必须尽力追赶。” 李荣彬放弃了所谓央企高管的工作和相对高薪、舒适的环境,加入了创世。

假若丰驰规规矩矩,现在可能是某个事业单位的科长,或是银行里的部门经理,再过几年,他可能会成为之前李荣彬的样子,在国企或者事业单位,当个高管。

“捡钱的红利期过了,格局初步稳定了。你要上桌,你有什么资源,凭啥要带你玩,凭啥你能玩得转?”在丰驰的眼里,区块链投资和古典互联网没什么区别,只是速度变快,离钱更近。

怀念那段莽荒岁月,对于创世的合伙人来说,更像是在留恋着当时的兄弟情谊。

三年前比特币从8000多跌去百分之八九十,再往前几年,更是跌到只有几十几百块钱跌,甚至接近快归零。

“该吃吃,该睡睡,该买买,该卖卖。我们处于一场伟大且长远的技术发展与社会变革的头一年的第一天的0点的前三分钟,把视野拉长点来看,我们现在所讨论和焦虑的一切都像是个笑话。”李荣彬显得坦然。

关于最近的寒冬,李荣彬认为,所有人都面临强大且无法逆转的经济周期、行业周期,相比比如制造业,能源行业,房地产业,一个周期就是三五年,区块链行业,有更小的时间成本,却也有着更大机会。

也许,在寒冬中持续的保持生命力就已经足够伟大。

又一支烟燃起,烟草和纸张泛起星星点点的火光。丰驰微微抬起头,陷入沉思,这一路走来,他经历过区块链行业的两个季节,在秋意下,他思索着未来,也在怀念那段回不去的荒莽岁月。

标签:
发表评论
回顶部